專訪黃才倫:與盧靖姍意外地拍了一場“速度與激情”

時間:2018-10-07 07:51:24編輯:熱小編

鳳凰網娛樂訊(采寫/二十二島主) 印象中最早認識黃才倫是在《歡樂喜劇人》的舞臺上,他作為踢館選手參賽,可惜“一輪游”,很快就被淘汰。但是他的喜劇風格卻給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不同于其他選手打“安全牌”,他的喜劇作品極富想象力和創意,當時節目組給他的定位就是“喜劇怪才”。

再次見到黃才倫是在《李茶的姑媽》上映前夕,這位之前在《夏洛特煩惱》《羞羞的鐵拳》等影片中,只出現在開場戲部分的“龍套”,突然搖身一變成為了這一部的男主角,而且需要挑戰飾演兩個“角色”,一個是屌絲職員黃滄海,一個是假扮的姑媽莫妮卡。如此高難度的表演,對黃才倫來說倒沒有太大的難度,畢竟這出話劇他本身已經演過上百場,積累了豐富的舞臺經驗,所以來到大銀幕上也并不膽怯。

談到這次劇中的合作對象盧靖姍,黃才倫坦言之前根本沒有想過會找到這樣的大美女來出演姑媽一角,但她的氣質與姑媽這個角色十分契合。同時她還爆料盧靖姍膽子很大,兩個人在拍彩蛋部分的車內戲時,上演了一出真實版的“速度與激情”。黃才倫回憶起來至今還心有余悸:“她對這種快速的車非常適應,那場戲拍幾條,我的臉都白了,心臟也不太能受得了,還好沒有拍車內,我在車里邊已經臉是煞白了。”

談到從“龍套”到男主角的感受,黃才倫表示自己絕非“一夜成名”,而是在話劇舞臺上多年積累沉淀才有機會出演這個角色。他希望更多的的觀眾聚焦《李茶的姑媽》這部難得的“架構喜劇”本身,至于自己,未來還將在麻花的喜劇中繼續貢獻力量。

已經定檔明年大年初一的麻花下一部作品《日不落酒店》,目前已知黃才倫仍為主角,這位“喜劇怪咖”還將帶給我們怎樣的驚喜,讓我們拭目以待。

演“姑媽”具有多重挑戰,黃滄海身上有自己的影子

鳳凰網娛樂:《李茶的姑媽》這個話劇,之前你演過上百場,最初演這個話劇的時候有什么挑戰嗎?

黃才倫:最初的挑戰是來自多方面的,一方面是男人到女人的一個轉變,這個轉變,因為劇中角色設定他是一個銀行的職員,他本人這個角色不是演員,所以說這個表演尺度是比較難以把控的,一方面不能演的太像,太像就不符合這個人物的邏輯,另一方面,你不能演的不像,如果演的不像的話,整個劇中的其他人是不會相信這是一個女人,所以說這個尺度的拿捏是一個比較有挑戰的事情,我們也是在創作中,整個主創團隊不斷的在溝通,不斷的在調整,最后達到了一個比較滿意的狀態。

鳳凰網娛樂:那從話劇到電影,覺得在表演上有什么區別嗎?

黃才倫:話劇到電影的區別非常大,可以說是兩種完全不同的表演藝術,話劇里邊更多的是輪廓性的表演,因為觀眾就算離得再近,他也不會到你臉上去看,即便是第一排的觀眾,跟你也有個幾米的距離,所以說它更多的是輪廓,肢體、語言和聲音的處理,更關注的是這些。但是到了電影就不一樣,這個鏡頭可以打的非常近,觀眾更多關注的是你在表情上表演的細節,和你動作上一個很小的處理,這些都是觀眾能看到的,所以在尺度上完全不一樣,我話劇可以大開大合,抖包袱的過程中我的動作可以非常大,但是到了電影,這些東西都是有尺度的,我的表演肯定是有所控制,因為觀眾能看得到,所以說這是完全不同的兩種表演類型,好在我受到的表演訓練是都覆蓋的,所以說轉換的也比較快。

鳳凰網娛樂:當得知要拍這個電影的時候,心里是覺得挺輕松的,還是會有點緊張?

黃才倫:既不覺得輕松,也沒有說很緊張,只是說覺得這是一個值得挑戰的事情,但是要做大量的準備工作,好在我也確實有這個時間和基礎,畢竟話劇演了百場,然后在這個過程中,我本身也是深度參與創作,所以這個過程中也算是一種準備吧,雖然這是一個被動性的準備,不是為了電影準備,但是它在電影上是可以用得到的。

鳳凰網娛樂:你自己怎么去理解黃滄海這個人物?

黃才倫:這個人物其實就是我們身邊的人,我們在做話劇的過程中,包括麻花的電影其實更多關注這種小人物,你身邊的人是什么樣的人,這個人就是什么樣的人,甚至可能都是你自己,就是最普通最平凡的一個人。這樣的一個人,他有點毛病,這樣的一個人,他也有點夢想,這樣的一個人,他有點難受,這樣的一個人,他也有點希望,正常人有的所有的感覺,他都擁有,但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在經歷到一個巨大的誤會,一個陰差陽錯的架構環境中,他反而到了一個風暴漩渦的中心點的時候,這個特別小的人物,又沒有什么力量,他怎么在這個世界里,完成一系列的事情?最后又怎么通過這個事件,給自己進行了一個升華,了解到一些事情?這就是這個人物的東西。黃滄海這個人物我本人也很喜歡,他有一定的我個人的東西在里面,可能是剛剛來到北京,有一段時間生活也比較艱難,等等各方面的吧,他是一個很綜合性的人物,希望大家走到電影院去看,跟我溝通一下,是不是也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盧靖姍很符合“姑媽”氣質,不小心拍了“速度與激情”

鳳凰網娛樂:之前有想過說,到電影的時候,姑媽能找到盧靖姍這樣的大美女來演嗎?

黃才倫:那并不知道,當然在策劃的過程中,包括后來的選角過程,是有一系列的定奪了,但是到最后確實也很驚喜,有個女神來參與這部,因為她很契合姑媽這個角色的設定,姑媽這個角色就是全球最神秘的女富豪,沒有人見過。因為在我們創作的過程中,她是一個架構性的角色,世界上是沒有這樣的人的,但是我們腦海中能夠去構建這樣的一個人物,你能想象到,比如我跟你說一個全球最有錢的人,你腦子里有這樣的概念,但細節上完全不知道這個人是什么樣的,但是你看靖姍她有這樣的氣質,一個非常富有的女性。但你說一個人富有光是錢嗎?不光是錢,他肯定還有一些心理上的,內在上的,所以說靖姍非常契合,我很幸運這個電影能有靖姍來參與。

鳳凰網娛樂:你們在搭戲的時候有沒有什么好玩的事?對戲應該有很多笑場吧?

黃才倫:還好,靖姍笑場主要是在生活上,演戲的時候還是比較專業的,其實她很適合演喜劇,你別看她是動作戲出身的明星,她get點get非常快,非常靈巧的一個演員。她確實有很多優勢,在拍姑媽的時候展現無疑,因為她拍過很多動作戲,她我記得有一場戲拍那個賽車,就是我們片尾的一個彩蛋,她開車,我就說來吧,你能開多快,她前邊是一個斷橋,我們當時踩點選的是一個斷橋,我說你小心點,你這個車一旦剎不住下去可完了,她說你放心吧,才倫,沒事,action,她就一腳把油門踩到底,車就走了,你電影里邊看可能感覺那個車有一段緩沖,但在車里,我的天,她以前拍過車戲,她對這種快速的車非常適應,哎呦我的媽呀,那場戲拍幾條,我的臉都白了,心臟也不太能受得了,還好沒有拍車內,我在車里邊已經臉是煞白了,她這個是真的厲害。

長期積淀絕非“一夜成名”,希望觀眾關注“架構喜劇”

鳳凰網娛樂:從《夏洛特煩惱》你就有出現,這幾部麻花電影其實都有你,從最早只有幾個鏡頭,到這一部成為男主角,這一路有什么樣的心路歷程嗎?

黃才倫:有點竊喜,哈哈,這是開玩笑,就是運氣比較好吧,如果說你是一年前采訪我,或者兩年前采訪我,我敢說一句話,就是《夏洛特煩惱》的話劇場次里,我的演出量是最高的,我演夏洛這個戲演的場次是最多的,但是現在不敢說了,因為這兩年時間,主要還是在《李茶的姑媽》這個事情上。其實在《夏洛特煩惱》之前,我在麻花里邊演話劇的數量也非常的大,可以說是一直以來的一個功勛演員。所以說走到今天,并不是因為我參與了《夏洛特煩惱》的開場戲,參與了《羞羞的鐵拳》的開場戲,今天才走到男一號的位置,而是因為我這十多年在麻花一直以來的學習,包括表演等各方面經驗的積累到今天,所以我比較幸運,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時勢造英雄,因為把《李茶的姑媽》翻拍成了電影,我作為原話劇的男一號才有這樣的機會。

鳳凰網娛樂:心里已經做好一夜成名的準備了嗎?

黃才倫:不能說是一夜成名吧,我更多關注的點在于這部電影作品能否給觀眾帶來一個很好的視聽感受,是不是能起到承上啟下的作用,我們真的是希望它能夠承載麻花之前作品所有的好口碑,也希望它能夠開啟一個新的局面。因為它是一部很獨特的架構喜劇,你說這些年來,我們中國國產喜劇電影里,有架構劇嗎,年前有《瘋狂的石頭》《瘋狂的賽車》,這是架構,但是那之后有沒有說一個成熟的或者說是爆笑的架構劇,你想不太出來?所以它是這幾年里很稀有的類型,同時它又跟麻花之前的作品不一樣,所以我更關注的是觀眾能夠在這點上去關注這部作品,至于說我是不是一夜成名,有這個奢望,但是還是看觀眾對這部電影的反饋吧。

三位師哥促成麻花機緣,曾經一年出演200多場話劇

鳳凰網娛樂:你最早是怎么加入麻花的?

黃才倫:我在考到解放軍藝術學院之前,在鞍山,就是我的老家,是在鞍山藝校學習的一個孩子,我在鞍山藝校有一個師哥,這個師哥可能說起來你們都熟,就是《夏洛特煩惱》的導演之一彭大魔,彭大魔在鞍藝是我的師哥,到了軍藝上學的時候,那時候正好趕上沈騰在做《瘋狂的石頭》的話劇版,他說有沒有什么好的一些苗子?大家給介紹一下,這個時候大魔就向騰哥推薦了我,因為我在鞍山藝校是他的師弟,他說這個人是在哪,他說在解放軍藝術學院,那正好也是騰哥的師弟,同時,當時的《夏洛特煩惱》另外一位導演大非也是我在解放軍藝術學院的師哥,所以三位師哥促成這樣的一個緣分,在《瘋狂的石頭》這個項目里我參與到了麻花,那是非常早了,我當時還是大三,應該是2005年左右的時候,我在那個時候就參與麻花的創作,之后麻花的每一部作品我基本都參與了一些策劃工作,出出主意,大家沒事侃一侃,等于說我畢業了之后,到部隊待了一年,2009年是正式加入開心麻花,但在2009年之前就已經和開心麻花一起干活了。

鳳凰網娛樂:早年加入開心麻花的時候,演話劇是不是覺得挺辛苦的?

黃才倫:說實話,那個時候是很累,但是也很幸運,很開心,因為那個時候我們中國的話劇市場,不像現在這么成熟,那個時候演話劇,其實收入堪憂,甚至可以說是比較困難,但是還是一種熱愛,同時也是剛畢業嘛,那個時候就是有一股沖勁,我記著我有一年演出量達到了大概二百二三十場左右吧。

鳳凰網娛樂:一年大部分時間都在演出?

黃才倫:我說這個概念可能正常人聽起來也不覺得怎么樣,一年才演200多場,但其實我跟大家說,這一年演200多場話劇演出,等于說我這全年都沒有休息,就是一直在演,但是這也有另外一層角度,就是說開心麻花可以給演員創造如此之大的演出量,這在當時的話劇市場里是不敢想象的,你正常的話劇表演,一部戲演20場,就了不得了,很難想象一個演員在一年可以演200場話劇,這是什么劇團?這不是劇團,這是開心麻花,是為演員搭建的一個非常優勢的平臺,正是因為有這樣大的演出量,才培養出了像我這樣的一個很有經驗的實干的演員,所以說相輔相成吧,能走到今天,也是運氣很好。

鳳凰網娛樂:今年正好是開心麻花十五年,你作為一個功勛演員,覺得開心麻花有什么樣的成長和蛻變嗎?

黃才倫:這個成長和蛻變完全是一種無意識性的,大家并沒有想到,你說十幾年前,我們就奔著電影走?沒有啊,我們只是想把話劇做好,只是想把話劇做成觀眾喜歡的樣子,想吃麻花現給你擰》是我們開心麻花的第一部話劇,這個概念你就能很清楚,觀眾想要什么,喜歡什么,我們來給你做呀,就是以這一種服務觀眾的態度作為創作理念,當時就是想做這樣的一種話劇,做中國本土的原創喜劇,并沒有想太多,所以說走到今天,這樣的一個情景,我是見證人,但是也是百感交集,你讓我總結出一種想法,我不知道該說什么,就是挺好、加油,希望在今后的日子,能繼續跟麻花一起努力。

“麻花”電影提前受觀眾檢驗是優勢,喜劇帶給人希望很重要

鳳凰網娛樂:麻花的這種創作模式,就舞臺劇到電影,其實一直存在一些爭議,大家覺得這不叫電影,對于這種爭議有什么樣的回應嗎?

黃才倫:其實不光是在電影這個平臺,你說話劇的話,也都有很多人覺得,你開心麻花做的就不叫話劇,但其實這些爭議是不在專業角度的,你要是從專業角度來聊,我們不僅做的話劇是話劇,我們做的電影也是電影,這是從專業角度來說,當然說這個爭議的來源,可能是覺得麻花的電影,不是尋常套路,因為你正常做電影,電影為什么叫遺憾的藝術?因為你電影做完了之后,不會再有任何修改的余地,等于說所有做電影的人,包括演員到所有的創作團隊,他其實是一種堵的狀態,觀眾對這個東西的反應如何,他無法預知,完全不知道。話劇就不一樣,我們這個包袱在哪,在話劇的過程中,是可以看到現場觀眾的反饋,但即便是這樣,我們拍電影也不是說這個完全可以保證,其實都跟電影是一樣的,只不過我們之前有一波話劇的考驗,這是優勢。但你要說不是電影,那肯定是電影。

鳳凰網娛樂:怎么評價自己的喜劇風格?因為你之前上《歡樂喜劇人》的時候,好像大家對你的喜劇風格不是特別能接受?

黃才倫:其實這個問題我不太敢回答,因為我個人的喜劇風格和麻花的喜劇風格不太一樣,麻花的風格主要是觀眾喜歡,然后大家再去做,我個人的喜劇風格是,我不管你喜不喜歡,反正我要做我喜歡的東西,這是兩種狀態。當然這個也不沖突,也不矛盾,如果有這樣的機會,或者是有這樣的一個任性的條件,比如說《歡樂喜劇人》,我算比較任性,因為我并不在乎名次,我就想搞一個我想搞的東西,搞出來就行了,你給我最后一名沒關系,挺好,因為我太任性了。但是你要是說麻花的風格,這不是,麻花主要是服務于大眾,我其實也是不停的在這兩者之間轉換,同時也在做調和,比如說我個人的喜劇風格,我今天真的想這么演,但是這么演我估計大家不太能接受,但是給我一次機會,讓我任性好不好?我們話劇其實是有這個空間的,比如說我一演演個幾百場,我其中一場先試驗一下,我們可以不斷的做嘗試,它就是給我這樣的空間。我個人喜劇風格其實比較怪,很奇怪。

鳳凰網娛樂:所以有人說你是怪才。

黃才倫:才不敢當,但是怪我敢當,我身邊有很多人也都說才倫哥你很怪,我說那就對了,你說我怪我很開心,我很喜歡奇怪的東西。

鳳凰網娛樂:你對于當下的喜劇環境有什么樣的思考?

黃才倫:喜劇,歸根到底是大家對喜劇的認識和態度,它其實存在很多角度,如果說我個人的話,衡量一部喜劇很簡單,就能不能讓你笑,能讓你開心,然后在以這個作為基礎的情況下,我個人在喜劇上再給予一層希望,我覺得喜劇一定是能給人帶來希望的東西,你不能說一個喜劇看完之后,太黑暗了,這是喜劇嗎?當然,我不排除有這樣的喜劇,比如說黑色幽默,一些諷刺類的喜劇,它是有的,只不過我個人不會這么做,我個人更希望做一些讓大家看完開心之后,同時還覺得對生活充滿希望,這就是我的喜劇角度。當然這個完全沒有對錯之分,只是說我個人是這樣的一種創作的角度。

鳳凰網娛樂:未來在喜劇上還想做出什么樣的嘗試嗎?現在女人也演過了。

黃才倫:這個是角色了,你要說嘗試,我其實有大量想嘗試的東西,當然這個東西要看環境和條件,一旦條件滿足的話,我可能會做一些我想做的東西,就像我剛才說的,是一種充滿希望的喜劇,我會去嘗試做這樣的東西,如果說有這個機會,我會先把它搬到舞臺上,然后做一些檢驗之后,再做成電影,可能這是日后的計劃,但現在不好說,一步一步來唄。

鳳凰網娛樂:所以下一部麻花電影《日不落酒店》也是男主角,是吧?

黃才倫:要是麻花的老總就好了,哈哈哈。這個無所謂了,下一部麻花,無論是哪一部作品,我都希望能參與,是不是男主角這個無所謂,我能參與就好,最好還是開場戲。

鳳凰網娛樂:所以這一部之后就要忙《日不落酒店》了是嗎?

黃才倫:接下來的工作安排是未知的,但是總的來說,可能暫時一段時間會在影視和電影上多去尋求一些經驗,然后多去訓練訓練自己,在這個過程中之后,我可能還會回歸舞臺。舞臺重不重要我不好去說,但是它肯定是我心里一塊不能放棄的地方。

本文系鳳凰網娛樂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以任何形式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免責聲明:本站 熱推網 http://www.76323987.com/bencandy.php?fid=3&id=481491&page=1 文章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違法請聯系刪除!
相關閱讀
精彩圖文
熱點排行
關于我們- 免責聲明- 廣告合作- 人才招聘- 聯系我們-
Copyright 2014-2016 hottui.com 熱推網(京ICP備14046800號) 版權所有 禁止鏡像 如有違法信息聯系站長E-mail:[email protected]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